公共卫生

韩国患者入院前37小时还原:MERS如何进入粤港

作者:郭晓燕 黎楚君 黎秋玲 来源:新快报 日期:2015-06-05
导读

         虽然距离5月26日、27日,至今已超过一周时间,且疾控部门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已对这些地方进行全面预防性消毒,呼吁公众无需恐慌,但因金某的到来而被曝光的地点,仍然被裹挟在舆论之中,对于前来询问的人,无论是媒体还是顾客,他们都会三缄其口。他们大都表示,希望这段记忆能尽快抹去

        原标题:MERS病毒如何进入粤港?

        还原病源金某入院前37.5小时

        新快报记者郭晓燕黎楚君黎秋玲

        在进入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就诊以前,感染中东呼吸症综合征(以下简称“MERS”)的金某已携带此病毒在中国内地游走了近40小时,尽管曾与他密切接触的人已陆续找到并陆续被证实暂无发现异常,且专家学者也一再表示,此病传染性不及“非典SARS”,无需过分担心。为此新快报记者连日走访金某所到之处却发现,人们依然裹挟在这种病毒“阴影”下,他们对于金某是否曾经到访的话题表现得十分敏感。甚至有食肆因为口口相传的误会而导致门庭冷落。

        ●5月25日韩医曾发出最后劝告

        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44岁的金某是韩国京畿道乌山市人,是乐金电子有限公司产品质量控制工程师。5月16日仍然身处韩国的他曾前往医院探望父亲,并在病房停留了几个小时,彼时他还不知道父亲罹患了什么疾病。只知道父亲这次的发烧和咳嗽一直比较反复。

        19日开始,金某自己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他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并未重视,第二天金某就得知,父亲已被确诊为韩国第三例MERS患者。

        从全球第一例MERS患者于2012年9月确诊开始,截至今年5月25日,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数据显示,全球累计实验室确诊的感染MERS病例共1139例,其中431例死亡(病死率37.8%)。

        22日,不堪病扰的金某到韩国某医院急诊室接受了治疗,但并未向医生说明自己曾密切接触过确诊患者,并且是确诊患者的家属。

        直到他决定出发前往中国的前一天,他再次到医院就诊,医生已经劝告他放弃到中国出差,医生的劝告也许是他最后一道进入中国大陆的“防线”。但金某并未理会,用金太太的话说,她这位工程师的丈夫工作一直非常繁忙,出差也是迫不得已。

        ●5月26日中午12时50分

        病毒“落地”香港

        5月26日,早上10时金某从仁川国际机场登上航班号为OZ723的韩亚航空班机,和金某同一班机的共有158名乘客,其中80人与金某同一机舱,29人与他临近就坐。

        飞行一路顺利,两小时50分后金某抵达香港国际机场。他和其余157名乘客带上随身行李,排着队步出机舱。

        依照香港机场的入境程序, 金某从走出机舱到抵达接机大堂,还要经过入境检查、认领行李、海关检查三道程序。

        入境旅客先要在入境检查大堂排队,然后把已经填妥的抵港申报表以及护照交给检查人员审核。而排队轮候的时长,要视当天的情况而定。入境检查手续办妥后,金某就可以前往行李认领大堂提取行李,最后前往接受海关检查。如果当天没有携带需要申报的物品,他可直接走绿色通道,海关人员只会抽检部分旅客。在此期间,尚不清楚金某有没有跟其他旅客交谈或接触。

        不过按照现有的报道来看,他并不是一次完全无阻地通过体温检查:机场卫生检疫人员曾发现他有发烧、咳嗽症状,并询问他是否曾接触MERS患者,是否到过中东地区,但他予以全盘否认。

        但金某在此前接受韩国广播公司电话采访时称,他在抵达香港机场时的确有发烧,但机场的医护人员仅仅问他是否有感冒症状,以及有没有去过医院,并没有问过他关于MERS以及接触MERS患者的任何问题,他认为自己并未刻意隐瞒病情和接触MERS患者的经历。

        两种不同的说法让这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变成了“罗生门”。但无论真相如何,这个细节也许会成为MERS病毒被阻截进入广东的最后可能。

        ●5月26日下午3时

        开始向广东逼近

        到了香港后,MERS病毒又是如何一步步靠近广东的?新快报记者奔赴香港国际机场,搭乘大巴前往惠州,重新走访了一遍,极力还原金某在香港国际机场至惠州这一段的全部足迹——

        金某在突破重重关卡后,涌入旅客大军,步出接机大堂。随即看到大堂内清晰的指示牌,并沿着“往内地交通”的指示牌横穿接机大堂,搭乘一段扶梯,然后走到二号客运大楼设有的旅游车总站。这一段路程大约步行5分钟。

        旅游车总站设有十余个提供内地轿车及旅游服务的柜台,由中旅汽车、永东直巴、通宝巴士等公司经营。客车定时从机场出发,前往皇岗、深圳湾口岸、深圳、广州、东莞、惠州、佛山、中山及福建厦门等地,柜台上方的显示屏滚动告示着各线路的发车时间。永东直巴是这里唯一提供香港到惠州客运服务的公司。除柜台工作人员外,还有若干个穿着统一工作服的销售人员在候车区域热情地招呼来往乘客,并为有意购票的乘客贴上印有公司名称的贴纸。

        从香港国际机场到惠州的票价为单程250港元,双程440港元。可以推断,金某前往惠州的车票应该就是在这里购买的,然后从这个候车区出发。由于基本半小时内就有班车出发,因此金某在旅游车总站等候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半小时。

        从这一刻起,除了飞机上的乘客外,和金某同处一空间的乘客又增加了20多名。

        前往惠州以沙头角口岸为分界点,从香港国际机场到惠州的行程共分为两段。下午3时,金某登上了从机场到沙头角的小巴,结束了在香港机场约两小时的停留。这是一辆挂着香港车牌的小巴,车牌号码为PJ2595,车上共有21名乘客和1名司机。

        小巴从机场所在的离岛区出发,途经著名的青马大桥进入香港市区,往北行驶到香港新界后,朝东北方向前行,全程约为60公里。在交通顺畅的情况下,机场到沙头角行程约为70分钟。

        小巴到达沙头角以后,乘客们需要下车排队办理过关手续。在关口的另一头,永东的工作人员和大巴都正在等候金某和其他乘客。

        下午4时46分,金某换乘大巴车出发前往惠州,这辆大巴的广东车牌为粤ZCH70港,香港车牌号码为HN 5211,车上共有13名乘客和1名司机。此前3名与金某乘同一辆小巴来到沙头角的旅客,在这里坐上了前往淡水的七人商务车(车牌号码:NF4501),车上还有1名司机。

        大巴从沙头角出发,首先要经过深圳盐田区,随后车辆驶入坐卧在丘陵间的北上高速公路一路飞奔。约两小时左右,顺利抵达惠州城区。

        在此行程中,金某与大巴司机、同机、同车的乘客本是两条平行线,但蹊跷的是,最后却因金某所携带的病毒而交错。

        进入惠州惠城区

        ●5月26日晚上7时

        进入惠州后,从26日晚上7时至28日凌晨2时30分,金某携带病毒在惠城区游走。根据目前所有的公开报道,金某的足迹主要落在惠城区仲恺路附近,住过两家酒店,帮衬过两家食肆,以及参加了LG伊诺特公司LED品质交流会。

        1.第一站:惠州三阳酒店

        根据记者在惠州的实地走访测算,金某所走过的上述几个地点,相距最远的约12公里,最近的也有3公里左右。那金某是搭乘何种交通工具在惠州市区中游走的呢?遗憾的是,关于这一点,在公开信息中至今成谜。

        金某是在26日晚上7时入住位于仲恺五路上的惠州三阳酒店,这也是他到达惠州后的第一站。根据工作人员的说法,这间建于2000年的智能型商务酒店,近五成的住客都是来自日韩的外宾。金某对他们而言只是众多外宾之一,并无特别,但目前他却成了酒店的敏感话题。

        对于记者的询问,酒店的多名员工都显得非常不耐烦,一位戴着眼镜的前台女生更直接怒斥:“你们好烦,天天来问,我们已经经过检验检疫了,能有什么问题。”另一位身穿套装的工作人员则更直接说:“不要再来影响我们工作。”随后更指示门口的保安,不要再让记者进入酒店。

        2.金某到底唱K了没?

        27日晚7时25分,金某入住了惠州康帝国际酒店。

        相较于三阳酒店工作人员的不耐烦,康帝国际酒店的工作人员则显得很谨慎。对于前来询问的记者,工作人员清一色的答案是:“不能说。”而对于顾客的询问,工作人员则更多选择直接欺骗,门口安保人员的答案是:“金某并没有入住,他只是在三楼的KTV唱了一会歌。”酒店里的另一服务生也认同此说法。而KTV的工作人员则否认:“(金某)根本没有来过……”

        3.网传的金某就餐点,周边餐饮区均遇冷

        目前,网传最盛的说法,是金某光顾过的还有另外两家食肆,其中一家位于白云路故乡亭的“东北料理店”,金某曾在26日晚上入住后,以及27日中午都在此就餐。

        不过,记者走遍白云路都并未找到与网文所述一致的料理店,只有一家关门的韩国料理店,其广告牌上写有“东北串”字样并配图。正当记者向另一家正在营业的韩国料理店询问:是否知道故乡亭东北料理店的地址时,店员惊讶地问道:“我们这片区根本没有这家店,可现在网上到处误传,这片区的生意都变差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白云路距离惠州三阳酒店仅不到3公里,整个片区约半小时就能走完。片区内存在两家小型的韩国超市,以及10家韩国餐馆,他们的招牌上普遍只使用了单一的韩文,并未作中文注解。据附近居民介绍,由于早些年周边韩国公司较多,这边一度成为韩国人聚居地。记者走访的时间是中午11时至12时间,仅有两三家韩国料理店在营业,其他店面都关门谢客。

        而网传中的另一家食肆则出现了两个名字,一个是位于T-PARK购物商场内的阿具客家菜馆,另一个则仅仅标注了在仲恺路并没有指出具体方位,它的名字与前者只相差一个字——阿居客家菜馆。

        记者在T-PARK购物商场内,顺利找到了这家阿具客家菜馆。但当记者只问到“那个韩国人……”时,无论是商场的导购小姐,还是附近其他客家菜馆的服务员,甚至仅仅是在门口乘凉的居民,都截断了记者的问话:“韩国人并未光顾阿具客家菜馆,造成这个误会纯属笔误”。据介绍,金某光顾的其实是商场对面路上的“阿居客家菜馆”。但现在,这家被认为躺枪的“阿具客家菜馆”,在晚饭时间却门可罗雀,仅两三桌顾客。

        “阿居客家菜馆”在哪?记者走遍了整条仲恺路都没有找到。

        有的说“不知道” 有的说“不能说”

        LG员工: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金某于27日下午,还曾前往LG伊诺特(惠州)有限公司参加LED品质交流会。

        但对于他是否曾在公司里开会,与多少人开会并无相关报道,此前关于LG的回应仅来自于网上流传的一份LG声明,声明中表示,LG经过调查后可以确认这名韩国人不属于LG,而是另一家韩国企业的员工。此外,LG还表示,乐金电子将重视该病情的发展态势并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号召大力推动病情的防治工作。

        LG伊诺特(惠州)有限公司是韩国LG集团于1994年在惠州投资兴建的外商独资企业,主要生产LED、电子部件精密马达、集成电路。记者在该公司门口留意到,公司进出十分严谨,员工必须使用佩戴的工卡刷卡进门,进门后的保安室窗台则摆放着一沓关于中东呼吸综合征的防控手册,前来应聘者、宾客等访客则全部需要到旁边的安检室进行安检,共有三台安检机。访客需通过安检,领取厂牌之后才能进入公司区域。

        金某到底有没来过?上下班进出的员工们的答案五花八门,有人见到记者直接问:“你是记者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人则说,“我只能告诉你,那个韩国人确实来开过会,但我不能说什么。”也有人透露,“公司有30多人被隔离。”但上述说法均未得到官方证实。

        虽然距离5月26日、27日,至今已超过一周时间,且疾控部门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已对这些地方进行全面预防性消毒,呼吁公众无需恐慌,但因金某的到来而被曝光的地点,仍然被裹挟在舆论之中,对于前来询问的人,无论是媒体还是顾客,他们都会三缄其口。他们大都表示,希望这段记忆能尽快抹去。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