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医学

【盘点】天下熙攘皆为名利,“钱”对我们的健康又有什么影响?

作者:佚名 来源:梅斯医学 日期:2016-10-15
导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钱和社会地位对咱我们的健康又会有什么影响?

关键字:  金钱 |  | 社会经济地位 |  | 长寿 |  | 死亡率 |  |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钱和社会地位对咱我们的健康又会有什么影响?

        【1】想要长寿?多赚点钱吧!

        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美国人居住的地方和其所赚钱的多少会明显影响个体的平均寿命,而相比居住位置而言,收入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因素。

        研究人员追踪了1999年至2014年美国的联邦数据,结果发现,人们越富裕,其寿命趋向于越长久;比如富有的40岁男性个体的预期寿命可以达到87岁,而贫穷个体的预期寿命仅仅会到72岁,而且较高收入的女性个体的预期寿命会达到89岁,而较低收入的个体则只会到79岁。

        同时研究者还发现,富裕和贫穷在预期寿命上的差异还会不断拉大,在2001至2014年期间,高收入的美国个体的平均预期寿命会提高3年,而低收入个体的预期寿命则没有明显变化。同时收入对预期寿命的影响还取决于个体所居住的地方,比如在伯明翰居住的富裕和贫穷的个体在预期寿命上都会获取类似的收益,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个体的预期寿命从2000年开始就开始下降了。举另外一个例子,在纽约居住的收入最底层5%的男性个体的预期寿命要比居住在印第安纳州加里收入相当个体的预期寿命长5年。

        相比医疗保险和医疗保健而言,生活方式还会对个体的预期寿命产生重要的影响,拥有较短预期寿命的个体所居住的地方更易于是高比率吸烟、肥胖及低频率锻炼的区域。然而在某些地区贫穷个体的寿命相比其他个体更长一些,这就表明收入和健康之间的关联或许并不是非常严格的,而且还可以通过重点关注地方区域层面上的问题来改善贫穷个体的健康状况。

        研究者说道,如果我们考虑买一份从退休一直到预期寿命之间的保险的话,我们或许就需要考虑我们的预期寿命是否实际可以达到,如果在美国利用平均预期寿命的相关数据来讲,我们或许就会开始对伤害那些贫困个体,比如美国密歇根州东南部的那些大城市居住的个体。(文章详见——JAMA:想要长寿?多赚点钱吧!)

        【2】没钱没地位更容易骨质疏松?

        研究者对2008-2012年的健康保险审查和评估服务数据库进行分析。

        数据显示,2012年,韩国有2,018,236名骨质疏松症患者,有243,054名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患者。校正年龄、性别后,骨质疏松症和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的患病率分别为4120/100000和481/100000

        低收入群体中骨质疏松症和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的患病率明显高于其他人群。MA受助者与NHI受益人相比,骨质疏松症和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的风险分别高出3.83倍和4.78倍。(文章详见——Spine:没钱没地位更容易骨质疏松?)

        【3】想降低血脂?或许医患双方都需要来点金钱刺激

        研究人员从2011年到2014年在美国东北部的3家医疗机构进行了为期1年的干预措施。从421名合格的初级医师(pcp)中筛选出340名参与实验;从这些医师的25627名病人中筛选出1503名参与实验。患者年龄范围为18-80岁,10年弗雷明汉风险评分(FRS)可达20%或更高,患有冠状动脉疾病,LDL-C水平达120mg/dL或更高;或FRS达10%-20%,LDL-C水平达140mg/dL或更高。

        医生激励组的医生若使得患者的LDL-C水平降至目标范围,则可获得高达1024美元的奖励;病人激励组的患者可获得相同的金额;医患双方激励组若完成目标,则双方都可获得金钱奖励;对照组的医生和病人没有1024美元的金额奖励,但是在每项医疗措施完成后,病人可获得355美元的金额奖励。研究人员关注的主要目标是12月后患者的LDL-C水平的变化。

        数据显示,在医患共同激励组,患者的LDL-C浓度减少了33.6mg/dL (95% CI:30.1-37.1;研究初始浓度为160.1mg/dL;12月后为126.4 mg/dL);在医生激励组,患者的LDL-C浓度减少了27.9mg/dL (95% CI:24.9-31.0;研究初始浓度为159.9mg/dL;12月后为132.0mg/dL);在病人激励组,患者的LDL-C浓度减少了25.1mg/dL (95% CI:21.6-28.5;研究初始浓度为160.6mg/dL;12月后为135.5mg/dL);在对照组,患者的LDL-C浓度减少了25.1mg/dL (95% CI:21.7-28.5;研究初始浓度为161.5mg/dL;12月后为136.4 mg/dL,P <0.001)。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只有医患激励组的患者LDL-C浓度下降水平明显不同于对照组 (8.5mg/dL;95% CI:3.8-13.3;P = 0.002)。

        研究表明,在初级医疗机构,医患激励措施可明显降低患者的LDL-C水平。(文章详见——JAMA:想降低血脂?或许医患双方都需要来点金钱刺激)

        【4】社会经济条件与死亡率有什么联系?

        参与者来自日本老年学评价研究(JAGES),年龄65-103岁,随访3年。基线时通过调查评估儿童期SES。对15449名参与者进行了2010-2013年的死亡率分析,其中男性有7143名。使用Cox回归模型估计死亡风险的危险比(HR)。

        3年随访期间共发生754例死亡病例。对于男性,更低的儿童期SES与更低的死亡率有关,但是对于女性,没有发现这种联系。与在更有利的社会经济环境中生长的男性相比,校正年龄后,更低SES男性的死亡风险HR值为0.75 [95% CI: 0.56–1.00]。校正身高、教育、成年期SES、市住宅、健康行为、疾病状态和当前的社会关系后,这种联系仍显著(HR = 0.64; 95% CI 0.47–0.87)。相比65-74岁男性(HR = 0.90 (95% CI: 0.54–1.51)),在≥75岁人男性中,这种联系更强烈(HR = 0.67 (95% CI: 0.47–0.95))。

        结果表明,日本男童在童年期经历更差的社会经济条件,与老年时更低的死亡风险有关。(文章详见——Int J Epidemiol:社会经济条件与死亡率有什么联系?)

        【5】不同社会经济地位2型糖尿病患者的死亡率研究

        研究包括217364名年龄不足70岁的瑞典国家糖尿病登记的2型糖尿病患者,使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对高达17的协变量进行分析。

        217364名纳入研究的患者其平均年龄(SD)为58.3(9.3)岁,其中130839(60.2%)为男性。研究期间共发生了19105例全因死亡,心血管相关、糖尿病相关和癌症相关死亡数据分别为11423 (59.8%)、6984 (36.6%)和6438 (33.7%)。

        使用充分调整模型,与单身相比,已婚人士的全因、心血管相关、糖尿病相关死亡风险HR分别为0.73 (95% CI, 0.70-0.77)、0.67 (95% CI, 0.63-0.71)、0.62 (95% CI, 0.57-0.67)。婚姻状况并不与总体癌症死亡率相关,但已婚男性和单身男人相比,前列腺癌死亡风险降低33%,HR=0.67 (95% CI, 0.50-0.90)。最低和最高收入群体的全因、心血管相关、糖尿病相关和癌症相关死亡风险HR分别为1.71 (95% CI, 1.60-1.83)、1.87 (95% CI, 1.72-2.05)、 1.80 (95% CI, 1.61-2.01)和1.28 (95% CI, 1.14-1.44)。与当地的瑞典人相比,非西方移民者的全因、心血管相关、糖尿病相关和癌症相关死亡风险HR分别为0.55 (95% CI, 0.48-0.63)、0.46 (95% CI, 0.38-0.56)、0.38 (95% CI, 0.29-0.49)和0.72 (95% CI, 0.58-0.88)。对于那些具有大专以上学历,与9年或更少的教育者相比,全因、心血管相关和癌症相关死亡风险HR分别为0.85 (95% CI, 0.80-0.90)、0.84 (95% CI, 0.78-0.91)和0.84 (95% CI, 0.76-0.93)。

        结果表明,社会经济地位是功能强大的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的独立的危险因素,但是不是癌症死亡率的强预测因素。(文章详见——JAMA Intern Med:不同社会经济地位2型糖尿病患者的死亡率研究)

        【6】社会经济地位与化脓性汗腺炎有关

        研究纳入了1018例化脓性汗腺炎患者(HS;女性占71.7%;平均年龄38.7岁),以及2039名年龄和性别匹配的皮肤病患者(女性占71.8%;平均年龄38.9岁)作为对照。平均家庭收入和邻里房地产值被用来评估参与者的社会经济地位。

        数据显示,HS队列中,46.4%的患者有低的社会经济地位,39%有中等的社会经济地位,14.6%的属于高社会经济地位;而普通人群这三分类的比例分别为39%、40%和30%。两组比较,HS患者显然有一个更低的社会经济地位(P < .001)。

        在HS队列中,以下因素与更低的社会经济地位有关:病变涉及腋窝(OR = 1.42; 95% CI, 1.03-1.99)、高BMI(OR = 1.03; 95% CI, 1.01-1.06)、年纪更大(OR = 0.98; 95% CI, 95% CI, 0.97-0.99);但疾病严重程度、发病年龄和吸烟状态与低的经济社会地位无关。

        “这项研究表明,HS患者比一般的荷兰人口和其他皮肤病的患者,有显著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研究人员总结。“社会经济地位和疾病的严重程度、发病年龄之间没有关系,因此,低的社会经济地位可能是HS的独立危险因素。”(文章详见——J Am Acad Dermatol:社会经济地位与化脓性汗腺炎有关)

        【7】希腊经济危机对缺血性卒中危险因素的影响

        回顾性分析2008-2014年期间希腊西北部的三级神经内科的缺血性脑卒中(IS)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TIA)的患者。将2011作为过渡年,按入院日期将IS/TIA患者分为两个亚组:“经济危机前”组和“经济危机后”组。

        与经济危机前因缺血性卒中发病住院的患者(平均年龄:59.6±11.1年)相比,经济危机爆发后的患者(平均年龄:57.6±13.5岁)的腰围较低,糖尿病的发病率较低,高脂血症和代谢综合征发生较低,卒中前进行降血脂治疗率较低。然而,在两个亚组之间,未进行治疗的高脂血症和/或高血压没有显着差异。尽管经济危机前(OR 0.58,95% CI:0.34-0.95),卒中前应用他汀类药物进行预治疗者较少,但是这个相关性在多变量Logistic回归分析中没有统计学意义(OR= 1.69,95% CI = 0.83-3.42,p = 0.143)。

        研究表明,当前的经济危机没有显著影响城市中心地区脑血管事件的预防。需要对其他地区和时间段的数据进行分析后进行最终裁决。(文章详见——Atherosclerosis:希腊经济危机对缺血性卒中危险因素的影响)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