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抑郁问题怎能被轻视?

        多国研究揭示惊人事实

        根据美国自杀预防基金委的描述,每年在全国范围内有300到400名医生自杀身亡,几乎每天都有一个医生死亡。医学训练中有一些因素能够引发心理疾病,包括睡眠时间减少,感到被孤立,工作环境变化导致的支持环境的减少等。

        2007年来自丹麦的一项有关55种职业与自杀的调查结果显示,医生行业和护士行业的自杀相对危险度分别位于第一位(2.73)和第三位(2.04),明显高于小学教师等职业。而女医生更易患抑郁症,这是因为女性不仅承担职业责任,还须承担更多家庭责任,因而感受到更大压力,继而产生更多心理问题包括负面情绪。

        根据2013年10月发表的对澳大利亚14000名医生和医学生的问卷调查,医生患抑郁症的比例是普通人群的四倍,在之前的一年当中,有十分之一的医生和医学生产生过自杀的念头。

        从自杀率上看,过去几十年的研究资料都显示出医生的自杀率高于正常人群,男医生的自杀率比普通男性人群高40%,女医生的自杀率则比普通女性人群高130%。和其他职业相比,医生的自杀率也高,男医生的自杀率比其他职业的男性高70%,女医生的自杀率则比其他职业的女性高400%。

        这个趋势是从进入医学院开始的,调查发现,在进入医学院之时,医学院新生和其他学校的新生相比,在抑郁症和其他精神问题方面没有区别,但等到毕业时,患抑郁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医学院毕业生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学校的毕业生。

        2003年刊登在JAMA的一则报道提到,“尽管心里紊乱与自杀率的不断升高,医师的心里健康问题并没有被重视”。十多年以后,这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医生为何抑郁?

        众多研究和调查的结果揭示了抑郁症是医生的职业病之一,而且始于医学院。另外的研究发现,30岁以下的年轻医生的精神问题很严重,他们之中6%有严重的精神问题,是普通人群的两倍。造成这个现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年轻医生工作时间过长,造成他们极度倦怠,不少医生靠酒精来纾解,由于酒精的致抑郁效应,进一步加重了医生们的抑郁症状。

        另外一个原因是长时间工作导致工作和家庭无法兼顾,尤其是女医生,这种工作和家庭的矛盾使得医生们更为倦怠,甚至产生离婚的念头,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还有一个原因是工作场所,医院这种工作环境在各种职业中即便不是最次的也是非常糟糕的,尤其在中国,各级医院过分拥挤,医生即使能够正常上下班,也承担着接近或者超过体力及精神承受能力的繁重的工作压力,在此之上又加上了医院暴力。对于大多数医生来说,虽然医院暴力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但频频发生的医院暴力的信息对每一个医生都是一种长期的精神压力。

        造成抑郁症在医生中多发的原因涉及到医生这个职业本身,很多医生知道自己有抑郁症症状,但并不主动治疗,在上面所说的澳大利亚的问卷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医生认为因为抑郁症而寻求治疗对自己的职业是严重打击,担心影响到他们的前途、名声和收入,或者认为因为抑郁而寻求帮助是一种耻辱。于是他们会选择自行解决,在发现自己有抑郁症状后,有些人靠锻炼来缓解,有些人自己给自己开抗抑郁药物,大多数人会保守秘密,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其他人知道自己有抑郁症症状这个事实。

        在其他人眼中,医生从事的是治病救人的崇高职业,很少有人会想到医生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面临家庭和社会上的各种问题,也和其他人一样会生病,更没有人想到在有些疾病上,医生比其他人更容易患病,尤其是抑郁症。由于上述原因,很多医生患抑郁症后得不到应有的理解和治疗,导致症状越来越严重,最后发生自杀的悲剧。

        在这些表面现象下,医生这个群体成为抑郁症高发人群与医生这个职业的不平衡性有很大的关系。医生是一个很崇高和神圣的职业,有很高的社会地位,相对来说收入也不错,导致很多人立志学医,他们之中多数人并非真正喜欢这个职业,而是喜欢包装这个职业的光环,等他们经过繁重的功课和没日没夜的工作之后,等他们看清光环之后的现实之后,他们之中的多数人会非常失望。

        从医生这个职业中享受乐趣者不是没有,但少之又少,大部分人是作为一门养家糊口的工作来做。很多医生不喜欢这个职业,但下不了决心转行,或者根本没有其他选择。从医学院出来,做完住院医,再干几年就人到中年了,医生这个职业培训期长,也非常专,导致转行的余地很少。医学的神圣性也使得医生们背负着社会责任,不忍转行,于是他们长年累月地干着很难或者很少能够从中得到乐趣的职业,偶尔通过度假来缓解,这对于他们的精神来说,是一种严重的摧残。

        就拿门诊来说,医生每天要看几十甚至上百个病人,大多数是小病,也有一些很严重的病人。牙医天天看一嘴又一嘴的烂牙,越看越郁闷。死亡对于医生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多时候也让医生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这些都会诱发他们的抑郁症状。尤其是那种无助的感觉会引起最严重的抑郁症状。

        如何解决医生抑郁问题?

        抑郁症不仅仅是医生要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社会要关怀和解决的问题,因为医生出现抑郁症状的话,倒霉的不仅是医生,还有病人。对美国三家儿童医院的123名住院医生的调查发现,其中20%患抑郁症,他们所犯的医疗错误是没有患抑郁症的医生的6.3倍。一位男医生在行医生涯中患抑郁症的危险为13%,女医生为20%,因此病人有很高的机会遇上一位患抑郁症的医生,遇上医疗过错和事故的机会也不小。医生患抑郁症后,医生是直接受害者,病人则是间接受害者,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医生应了解一些心理健康的知识,知道出现问题如何自我疏导,提高综合素质和应对能力来减少工作中的被动局面,降低心理紧张的压力。

        当然,解决抑郁症在医生中高发的问题不能仅仅靠医生自己,首先要靠医院和各级卫生部门,关心医生的心理健康,减少医生的工作时间和工作负担,为医生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特别是医院的安全。其次是每一位和医生接触的人,无论是患者还是家属,都要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理解医护人员,更不能有伤害医护人员的言语和举动。对于医院暴力行为,全社会要形成一种同仇敌忾的气势、形成一种全民声讨的风气。虽然不能彻底解决医生患抑郁症的问题,至少能够使这个问题得到一定的缓解。

求关爱!医学生更容易抑郁和自杀!

        医学生抑郁及自杀倾向的风险很高,然而不同研究之间研究结果各不相同。本研究旨在评估医学生抑郁、抑郁症状和自杀倾向的患病率。

        研究人员检索了2016年9月17日之前发表于EMBASE, ERIC, MEDLINE, psycARTICLES和psycINFO的关于医学生抑郁、抑郁症状或自杀倾向的研究,语言不限,同时也纳入发表在同行评审的文献中的研究以及使用有效评估方法的研究。

        对于研究的研究特征信息,抑郁或抑郁症状和自杀倾向的患病率,以及抑郁学生是否积极寻求治疗方面的数据分别由三位研究者独立筛选。使用随机效应荟萃分析汇总估计值。使用分层荟萃分析和荟萃回归估计研究水平特征的差异。主要研究结果为,通过验证的问卷或结构化访谈评估抑郁,抑郁症状或自杀意念的点或周期患病率。

        结果纳入的数据来自43个国家的167个横断面研究(n=116,628)和16个纵向研究(n=5728),除了1项研究外,其余研究使用自我报告的方式。汇总分析后,发现医学生存在抑郁或抑郁症状的整体患病率是27.2%(37,933/122,356; 95% CI, 24.7% - 29.9%, I2 = 98.9%)。不同评估方式之间患病率的不同,范围为9.3% - 55.9%。研究期间,医学生的抑郁症状患病率保持相对稳定(基线时间范围1982-2015年;斜率,每年增加0.2% [95% CI, −0.2% ~ 0.7%])。

        在9项纵向研究中,学医前及进入医学院后学生(n = 2432)的抑郁症患病率的中位绝对增加值为13.5%(范围0.6% - 35.3%)。临床前和临床学生之间抑郁症状的患病率无显著差异(23.7% [95% CI, 19.5% - 28.5%] vs 22.4% [95% CI, 17.6% - 28.2%]; P = .72)。抑郁的学生寻求治疗的比例为15.7% (110/954; 95% CI, 10.2% - 23.4%, I2 = 70.1%)。

        来自15个国家的24项(n = 21,002,除了1项研究外均采用自我评估形式)关于医学生自杀念头的横断面研究数据汇总发现,总的自杀念头存在率为11.1%(2043/21,002; 95% CI, 9.0% t- 13.7%, I2 = 95.8%),不同评估方式,自杀念头存在率不同,范围为7.4% - 24.2%。

        总体而言,在此系统回顾分析中,医学生抑郁或抑郁症状的患病率为27.2%,自杀念头的存在率为11.1%。仍需进一步的研究以确定医学生中抑郁或抑郁症状及自杀倾向的预防及治疗。

        原始出处:

        Lisa S. Rotenstein, et al.Prevalence of Depression,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Suicidal Ideation Among Medical Students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December 6, 2016.

学习环境关系到了医学生的幸福感

        目前大众普遍关注当前本科医学的教育质量对学生幸福感的影响。本研究旨在确定最佳本科医学学习环境的干预措施,以改善学生幸福感。

        通过检索2016年以前发表在Ovid MEDLINE、EMBASE、 the Cochrane Library以及 ERIC的医学电子数据库来确定学习环境干预措施。这些研究检测了所有设计用于促进医学生情感幸福的干预措施,使用调查、半结构式访谈或其他定量方法来评估干预结果——学生自述的情感幸福。

        由两名研究者独立审阅摘要和全文文章。提取数据,分析结果。使用医学教育研究质量设备(MERQSI),得分范围为5-18分;分值越高表明更高的设计和方法质量,得分≥14表明为一个高质量的研究。

        最终研究纳入了208篇文章,至少8224名参与者符合纳入标准。研究设计包括单组横断面或后侧(N = 10),单组前测/后测实验(N = 2  ),非随机2组(n = 13  ),和随机临床试验(N = 3  );89.2%在同一个地点进行,平均MERSQI得分为10.3(SD,2.11;范围,5-13)。研究包含了各种干预措施,包括那些集中通过/失败的分级系统(N = 3;平均MERSQI得分,12),心理健康项目(N = 4;平均MERSQI得分,11.9),身心能力计划(N = 7;平均MERSQI得分,11.3),课程结构(N = 3;平均MERSQI得分,9.5),多元改革方案(N = 5;平均MERSQI得分,9.4),健康计划(N = 4;平均MERSQI得分,9),建议/指导方案(N = 3;平均MERSQI得分,8.2)。

        总而言之,这些有限的证据表明,一些特定的学习环境干预措施与提高医学学生的情感幸福感相关。然而,这些研究的整体证据质量很低,突出了对高质量医学教育的研究的需要。

        原始出处:

        Lauren T. Wasson, 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Learning Environment Interventions and Medical Student Well-beingA Systematic Review. JAMA. 2016;316(21):2237-2252.

评论

主页 | 广告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copyright©中国医学论坛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