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协助推动我国口腔种植事业的发展,“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布仑马克(Brånemark )教授曾于2000年来我国讲学,这也是布仑马克教授唯一一次在华夏大地亲自向中国口腔同仁们讲授种植的理论与发展。时值布仑马克教授逝世近一周年,中国口腔种植医师纷纷撰文缅怀这位医学大家



难忘的记忆 纪念Brånemark教授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奠基者,现代口腔种植事业的开拓者,一个对中国怀有特殊感情的老人,于2014年12月20日离开了我们。我们没有资格评价他对人类健康事业的贡献,对口腔医学发展的贡献。但是他的名字将永远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中,世界口腔医学的发展历史将永远镌刻着他的名字...[详细]

永忆春风化雨恩 ――记和Brånemark教授相识的日子

     2014年12月20日,我突然接到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夫人的来信,告诉我布老因心脏衰竭于当天午间在哥德堡辞世。尽管我知道Brånemark教授(以下简称布老)长期患有神经系统疾病,并日渐加重,8月见面时已是身体虚弱、一脸病容,但这么快布老就离开了我们,却是没有想到的。[详细]

怀念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林野教授忆“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Brånemark教授

    为了协助推动我国口腔种植事业的发展,“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布仑马克(Brånemark )教授曾于2000年来我国讲学,这也是Brånemark教授唯一一次在华夏大地亲自向中国口腔同仁们讲授种植的理论与发展。时值Brånemark 教授逝世近一周年,虽斯人已去,但他与中国医师的交流、站在讲台上的身姿...[详细]

昊天大师震烁古今

     Brånemark教授是我们的老师,是全球从事种植医学人的老师。四医大作为中国第一个团队去瑞典学习,至今已有27年,应该说没有Brånemark教授就没有中国种植的今天,就没有世界颅颌面种植今天的繁荣。[详细]

追忆Brånemark教授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的离开已成事实。我曾有幸聆听大师教诲,每念及此,不胜唏嘘。一位睿智、学问深湛、具有巨大人格力量的老人离去了。我们怀念大师,我们怀念大师的为人、处事、治学,我们更怀念大师的精神。[详细]

种植之父垂千古卓越功勋铭万世

    2014年12月20日,瑞典医学家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永远离开了我们,永远离开了他所钟爱的种植医学事业。 如果医学领域有大师,Brånemark教授就是一位。作为伟大的医学科学家、教育家、医生,Brånemark先生有太多让人怀念的理由。他发明的种植体被公认为二十世纪口腔医学界最伟大的...[详细]

我记忆中的Brånemark教授

    初识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是在2000年的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年会上。 在那次的大会上,他给我们阐述了“骨结合”的理论和Brånemark种植体在牙缺失临床应用,并将种植体骨结合的理念应用在牙种植以外的其他学科,如颌面部赝复体、假肢、骨传导助听器等,恢复了这些患...[详细]

大爱无疆——纪念Brånemark教授

    北京初见 2000年的金秋时节,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大会上,布仑马克(Brnemark)教授三个多小时的演讲,不仅仅是一场科学的盛宴,而且是一段神奇之旅:从钛金属特性的发现,到骨结合理论的创立;从第一个接受骨内钛种植体的口腔种植病例,到骨结合在颌面器官缺损缺失患者赝复体中甚至义肢中的应用。 即便...[详细]

怀念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林野教授忆“现代口腔

    为了协助推动我国口腔种植事业的发展,“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布仑马克(Brånemark )教授曾于2000年来我国讲学,这也是Brånemark教授唯一一次在华夏大地亲自向中国口腔同仁们讲授种植的理论与发展。时值Brånemark 教授逝世近一周年,虽斯人已去,但他与中国医师的交流、站在讲台上的身姿...[详细]

昊天大师震烁古今

     Brånemark教授是我们的老师,是全球从事种植医学人的老师。四医大作为中国第一个团队去瑞典学习,至今已有27年,应该说没有Brånemark教授就没有中国种植的今天,就没有世界颅颌面种植今天的繁荣。[详细]

追忆Brånemark教授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的离开已成事实。我曾有幸聆听大师教诲,每念及此,不胜唏嘘。一位睿智、学问深湛、具有巨大人格力量的老人离去了。我们怀念大师,我们怀念大师的为人、处事、治学,我们更怀念大师的精神。[详细]

种植之父垂千古卓越功勋铭万世

    2014年12月20日,瑞典医学家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永远离开了我们,永远离开了他所钟爱的种植医学事业。 如果医学领域有大师,Brånemark教授就是一位。作为伟大的医学科学家、教育家、医生,Brånemark先生有太多让人怀念的理由。他发明的种植体被公认为二十世纪口腔医学界最伟大的...[详细]

我记忆中的Brånemark教授

    初识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是在2000年的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年会上。 在那次的大会上,他给我们阐述了“骨结合”的理论和Brånemark种植体在牙缺失临床应用,并将种植体骨结合的理念应用在牙种植以外的其他学科,如颌面部赝复体、假肢、骨传导助听器等,恢复了这些患...[详细]

大爱无疆——纪念Brånemark教授

    北京初见 2000年的金秋时节,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大会上,布仑马克(Brnemark)教授三个多小时的演讲,不仅仅是一场科学的盛宴,而且是一段神奇之旅:从钛金属特性的发现,到骨结合理论的创立;从第一个接受骨内钛种植体的口腔种植病例,到骨结合在颌面器官缺损缺失患者赝复体中甚至义肢中的应用。 即便...[详细]

评论

主页 | 广告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copyright©中国医学论坛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