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管理

卫计委拿医生严打,纪委拿卫计委问责!

作者:叶正松 来源:江淮医学 日期:2018-04-20
导读

          1月1日始,安徽省卫计委正式实施《安徽省医疗卫生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处理办法(试行)》。其中规定,医务人员查实商业贿赂价值累计5000元以上,情节严重的,由所在单位按程序作出降级、撤职、解聘、开除处分,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依法吊销其执业证书,并纳入不良记录。

关键字:  卫计委 |  | 纪委 |  | 医院管理者 |  

        1月1日始,安徽省卫计委正式实施《安徽省医疗卫生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处理办法(试行)》。其中规定,医务人员查实商业贿赂价值累计5000元以上,情节严重的,由所在单位按程序作出降级、撤职、解聘、开除处分,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依法吊销其执业证书,并纳入不良记录。

        这一规定当时被多家媒体广泛报道,认为这是医疗史上针对医务人员最为严厉苛刻的法规。

        哪知,这世上的事只有更雷,没有最雷。4月4日,宁夏自治区卫计委也印发了一份类似文件《宁夏回族自治区医疗卫生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暂行)》,要求医疗卫生人员不得收受红包、回扣等。该文件相对于安徽省的而言,宁夏进一步加大了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和强度。

        这份自2018年5月3日起施行,有效期至2020年5月2日止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医疗卫生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暂行)》,除了明确廉洁从业行为,对违规行为的惩罚方案也进行了极为严厉详细的表述。

        其中规定,医务人员违纪所得金额达3000元及以上,情节较重的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对执业(助理)医师依照《执业医师法》的规定给予吊销其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

        对医务人员的惩戒底线,由5000元降到3000元,一次又一次的拉低执业底线,拉高道德坝堤,看起来,似乎彰显了卫生计生系统行政长官对治下反腐毫不手软,铁腕治吏的决心和信心。

        但问题是,对一线医务人员进行严打,这注定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过程,完全不能解决形而上的根子问题。因为在整个医疗链当中,医生只是食物链的最终端,是一个背锅侠和接盘侠。

        这些地方卫计委给医生戴的用于廉洁行医的紧箍咒,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楚汉相争的时候,韩信协助汉王刘邦同楚兵作战。韩信为出奇谋袭楚,绕道而行。然而道路方向未明,遂下马问樵夫路向,韩信听后,把樵夫斩杀,部将问为什么,韩信称恐樵夫泄露他们的行踪。如今,医务人员稍一犯错,就急于罢免开除,不客气的说,似也有问路斩樵之嫌。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医疗系统的腐败是一种“内涝”的问题,源头的污染才是最大的污染,只有正本清源,才能换来整条河流的清澈。正因此,卫生系统的反腐,纪委的目光和视线所及,始终聚焦在党的领导干部身上。

        仅安徽一地,半月不到时间,被纪委打落马下的卫计委官员和医院领导干部就好几人。

        3月30日,安徽省纪委官方公号发布消息:当涂县卫计委副主任梅柏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马鞍山市纪委监委)

 

        4月4日,安徽省纪委官方公号再次发布消息:日前,根据亳州市人民检察院通报的线索,中共亳州市纪委、市监委对市林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翟玉增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翟玉增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在担任市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医药销售、医疗设备采购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翟玉增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观念淡薄、法律意识缺失,公权私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共亳州市纪委常委、市监委委员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亳州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翟玉增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亳州市纪委监委)

 

        4月8日,安徽省纪委官方公号又一次发布消息:太和县卫生局原党组副书记、中医院原院长李福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阜阳市纪委监委)

 

        仅仅一日之隔,4月9日,安徽省委纪委通过其官号发布一重磅头条:芜湖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任何思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何思忠简历:何思忠,男,1963年10月出生,本科学历,中共党员,1987年参加工作。1982年9月至1987年7月,皖南医学院临床医疗系学习;1987年7月至2000年10月,任市第四人民医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医务科副科长、副院长;2000年10月至2005年7月,任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2005年6月至2013年3月,任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2009年12月,市第二医疗集团院长、党委书记);2013年3月至2013年6月,任市卫生局局长、党委书记,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2013年6月至2015年3月,任市卫生局局长、党委书记;2015年3月至2016年8月,任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市中医药管理局)主任(局长)、党委书记;2016年9月辞去公职。(芜湖市纪委监委)

 

        谁都知道,在中国,医生是河流中的一条小鱼,是当家不做主的丫鬟,实际上在医疗中并没有多少主导权利和地位。

        医疗行业风气不正,医生收红包、拿药品回扣,这的确是职业道德问题,但经济伦理不是通过良心实现的,是通过契约实现的,医生的劳动价值在正常途径下,得不到承认才是根源。所以,当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获得相应的劳动回报,灰色收入就成了一种不该发生的补偿机制。

        对于这一点,我相信中国的医院管理者,不是想不出办法来完全截断医生灰色收入的来源,但为什么没有医院愿意壮士断腕的去这么做?因为如果上游不革新,不净化,问渠怎得清如许?

        所以,当各级卫计委将反腐的目光放在临床一线可怜的医务工作者身上去大张旗鼓的治标时,各地纪委却在治本。纪委监察部门如鹰隼试翼,敏锐地将视线巡视在卫计委各级领导干部身上,明察秋毫、猎捕贪腐,正本清源。

        但愿,这场医疗界的达尔文式反腐,能换源头活水来。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