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管理

过劳死频发 限制医生加班制度亟待出台

作者:佚名 来源:看医界 日期:2018-02-20
导读

          刚刚过去的2017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医务人员猝死的新闻:1月9日,石河子市人民医院一名麻醉科医生,在值班过程中猝死;2月10日,河北省某县医院年一名仅39岁的医生“连续24小时上班”发生猝死;4月16日,南宁市中医院一名不到30岁的年轻医生猝死;4月19日,在浙江邵逸夫医院,26岁的规培医生陈德灵猝死 ;6月10日,上虞市人民医院骨科罗斌主任值夜班后猝死。

关键字:  过劳死 | 医生 | 加班制度 

        刚刚过去的2017年,几乎每个月都有医务人员猝死的新闻:1月9日,石河子市人民医院一名麻醉科医生,在值班过程中猝死;2月10日,河北省某县医院年一名仅39岁的医生“连续24小时上班”发生猝死;4月16日,南宁市中医院一名不到30岁的年轻医生猝死;4月19日,在浙江邵逸夫医院,26岁的规培医生陈德灵猝死 ;6月10日,上虞市人民医院骨科罗斌主任值夜班后猝死。

        近日安徽省六安市出现方培虎医师猝死事件,由于当地卫计委要求学习方医生事迹,争议又起。医务人员认为医师过劳导致的猝死,不应该提倡和学习,而应该从各个方面加以反省,吸取教训,避免日后继续发生悲剧。那么医师过劳死的现象是否只发生在中国呢?让我们把视线转到海外,看看世界其他国家的情况。

        日本:严格规定医师加班时间

        在2017年一日本知名医疗网站的调查显示,分别有14.4%和11.9%的全职私人执业医和医院医生加班超过100小时/月,19.1%和20.8%分别加班超过80小时/月。

        2015年7月,在东京一位31岁的妇产科住院医生,由于平均每月超出标准劳动时间170小时以上而自杀。这位住院医生在去世前六个月中只有五天的休息,过世前3个月开始出现抑郁,睡眠不足的疲劳感,注意力衰退的症状。由于疲劳,这位医师两次违反交通规则,数次忘记缴纳公共物业费,在医院宿舍内杂乱不堪,冰箱里都没有了任何食物。

        2016年1月,在新泻县市民医院工作的37岁外科女医生也因为劳动时间过长而去世,去世前2个月经常跟丈夫反映睡不着,没力气,疲劳等症状,并且从熟人手上获取安眠药和镇静剂,生前六个月的每月加班时间达到123-251个小时。

        另外,2008年,神奈川县一民营医院一位53岁的麻醉医生因为过劳导致脑出血,也引起了很大舆论风波,这位医师是这个200张床位医院的唯一全职麻醉医师。

        在这些不幸的事件之后,这些医师的家属通过律师团体,使用日本的劳动伤害法对当事人所在医院提起民事诉讼,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医师团体们也纷纷联名发表声明,要求厚生劳动省(日本管理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改革医师工作法,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日本全国医师联合会代表植山直人和过劳死的住院医生的律师和家属,在那位妇产科住院医师去世之后也发表了声明,督促改革,严格规定医师加班时间。他们认为医师的过劳是严重的社会问题,不仅影响医师本身的健康,也关系着国民的就医安全,医师过劳可能会增加医疗事故。

        声明也提出每月的加班时间必须限制在100小时以内,实施弹性工作制等等。对于可能过劳的高危医师,必须给与他们必要的支持,给与早期的身体检查和精神门诊的干预,提早诊断过劳情况下导致的心血管疾病以及不易发现的精神疾病,避免导致严重后果。

        美国:住院医师一周内不能工作超过80小时

        在全世界医学最发达的美国,他们医师的工作时间是如何规定的呢?不得不提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个在纽约发生的因为医师过劳而导致病人安全受到侵害病例,促进了美国住院医生劳动时间的改革。

        1984年10月,纽约一位具有抑郁病史的大学女生被送到急诊室,出现发热,焦躁以及抽搐的症状。在入院不到24小时内就过世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大学少女在送到急诊室的24小时内身亡,是她作为律师同时是记者的爸爸Zion先生无法接受的,当他得知当晚照顾他女儿的医生是正在上36小时班,而且缺乏上级医生监督的住院医师的时候,他对医院,医生的怒火就更加难以遏制。

        此次事件是住院医在过劳的状态下工作,临床判断力下降而导致年轻女生的医疗事故,在受到病人父亲的大力曝光,引起美国各大电视台,报纸的大力报道之后,促使了现代美国毕业后医学教育的改革-ACGME(美国毕业后医学教育认证委员会)的一系列严格的工作限时举措。

        此事件后,纽约州健康委员会会长组建了调查委员会,由爱因斯坦医学院的医生牵头。在1989年,委员会提出建议,住院医师在一周内不能工作超过80小时,一档班时间不能超过连续24小时(最近此政策又有所调整)的规定终于被接纳,而且附带的是高年资主治医师必须时刻在医院坐镇。

        从此,医院的“夜班(night float)”的制度就这样产生了,通过有专门夜班医生来坐镇医院,新的限时工作规定才可能有效执行。2003年,ACGME把80小时限时规定作为强制性规定在住院医生项目内实施。从此以后,美国住院医师工作限时规定步入正轨。

        医务人员身心健康才能保证病人安全

        然而对于临床工作的过劳,也必须一分为二的思考。对于正在接受培训的住院医师,适当的长时间工作有利于医师临床经验的累积,过于严格的工作限时反而会打断他们持续观察并且参与病例的机会。

        这在外科特别明显,在2016年2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最新临床试验Flexibility in Duty Hour Requirements for Surgical Trainees (FIRST) Trial中,美国外科医学会的Karl Bilimoria医师表示,过去ACGME的硬性工作时间规定的确对住院医生的工作时间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但是也增加了交接班的频率(handoffs)。

        本次临床试验进行的住院医弹性工作时间制度能够更加有利于住院医生安排自己的时间,更有利于手术技术的学习,同时保证病人的安全和医疗质量。而且证据表示,弹性工作时间并没有增加住院医生的总工作时间。

        FIRST 临床试验作为美国第一个全国性的住院医生工作时间研究的临床试验,为美国医学教育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很好的参考证据。美国这种“Evidence-based policy(依据证据的政策制定)”也是全世界医疗政策制定者所应该学习的。

        现代社会工作节奏的加快,竞争的激烈加剧,过劳的现象在很多行业都有发生,不仅仅存在于临床医疗。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全世界的医务人员普遍在高强度下工作,特别在缺医少药地区,医疗资源匮乏地区的医师们更加容易过劳。

        不论是住院医生还是主治医师,对自身的健康状况必须提高警惕,留意早期症状,及早干预,诊断和治疗,避免积劳成疾甚至猝死的严重后果。发达国家的医疗部门的政策制定的理念也值得我们学习,只有加快政策改革的步伐,依照切实的数据,参照最新的科学证据,制定更加合理的制度并且监管,才能进一步保护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保证病人接受安全和高质量的临床服务。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