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管理

又一患者家属向医生索赔东西,是谁推翻了这多米诺骨牌?

作者:叶正松 来源:江淮医学 日期:2017-10-08
导读

          最新:当事医生今天表示,经过沟通,事情已经解决,家属表示理解。目前开颅手术的患者状况良好。

关键字:  患者 |  | 索赔 |  | 医生 |  |  |  

        最新:当事医生今天表示,经过沟通,事情已经解决,家属表示理解。目前开颅手术的患者状况良好。

        据@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昨晚深夜微博消息,三天前,国庆长假期间,浙江长兴县某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为一个少数民族患者做了开颅手术。因为手术必需,要进行头部刮除毛发备皮消毒。但是,令人意想不到又嘀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了。10月6日,也就是昨天中午,患者家属竟向医生索要患者的头发,理由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这看似意料之外的事情,实际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从9月21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护人员赔給索要衣物的患者家属一千元钱那一刻起,公序良俗就已经颠倒,恩将仇报的多米诺骨牌就已经被推倒。

        患者家属每次都有莫须有的借口,要么是身份证和钱包,要么是交给同学不知道。他们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患者生命是被医生救活,却只知道医生弄丢了患者的衣物。他们似乎更不知道急救就是与时间赛跑,特别是心脑血管意外的患者,往往一分钟就能决定生死,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抢救患者,剪掉衣物刮剃毛发都是常见事情也是必须事情。

        而最大的问题是,每次我们的一些社会公知总是高举着维护权益的大旗助纣为虐,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用这个法规那个条例来找出医务人员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不管也不论保命比保衣物重要一千倍的朴素道理。

        而我们医院管理者也被这些公知们所误导,不断的对制度规章进行史无前例,又事无巨细的修改和完善。甚至有的医院还出台了《剪掉衣物知情同意书》,自以为这样会杜绝患方无厘头的医闹与纠缠。

        可是,效果呢?还是要么赔钱,要么自证清白。被家属接二连三索赔这索赔那的事情还是无法避免的一次又一次发生 。

        在医患的这场索赔纠纷里,就算你医方有三十六计,可是患方有七十二变;就算医方你万事思量百般周全,哪怕你衣服财物当文物似的保管齐备,可是百密终有一疏,头发!最终还是没想到吧!

        据了解,目前医院正在和患者家属解释交涉协商,暂时还不知道结果(最新消息:当事医生今天表示,经过沟通,事情已经解决,家属表示理解。目前开颅手术的患者状况良好)。

        坦白地说,对于民族宗教风俗人情,我的确了解甚少,但我知道不管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对于生命都是同等第一重要。之所以发生术后家属索赔头发,捅破窗户纸打开天窗说亮话,还是有前车之鉴赔付在先,一次不好的判决起到了恶的榜样。

        即使你医护如何的谨慎小心,也无法预防这些索赔事件的一次又一次发生。这在工程力学上有个名词叫自锁,所谓自锁,就是一种结构,在这种结构下,任何原有变量的增加都会导致系统的稳定因素与扰动同步增长或更快的增长。譬如:一块斜坡上的石头,在重力、斜坡面的压力、斜面摩擦力的作用下达到平衡。这时你增加石头的重量,或者干脆站在石头上,给石头增加一个向下的力,都不会导致石头从山坡上滑下去。

        为何?因为虽然重力本身有平行斜坡面的分量,促使石头向下滑,但也同比例的增加了对斜坡面的压力,增加了摩擦力的上限,系统的稳定程度并没有变化,除非你增加一个原来系统里没有的变量,可以横着推石头,或者挖坑改变斜面的坡度,这才有把石头弄下坡的希望。 指望系统原有力量的变化来改变这种稳定是不可能的,必须从系统之外寻找解决的路径。

        不客气的说,如今患方的这种忘恩负义,奇葩纠纷乃至所有的医患矛盾都处于这个自锁结构之中。不管医方如何百倍细致的完善各种医疗手段和操作章程,实际上都无法阻止这种行为的发生。

        因为不仅仅是患方,而是大家都对目前的医疗体制不满,如果不能从源头上找出原因,那么上次索赔衣物,这次索要头发,就怕下次会索要医护性命!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逻辑推理。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