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医学

实至名归!HPV疫苗开发者荣获拉斯克医学奖

作者:药明康德 来源:药明康德 日期:2017-09-07
导读

          有“诺贝尔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Lasker Award)近日揭晓了2017年的获奖人榜单,Michael N. Hall博士因在TOR蛋白通路上的贡献获得了基础医学研究奖,Douglas R. Lowy博士与John T. Schiller博士则由于在HPV(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上的贡献获得了临床医学研究奖。

关键字:  疫苗 |  | 医学奖 |  |  

        有“诺贝尔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Lasker Award)近日揭晓了2017年的获奖人榜单,Michael N. Hall博士因在TOR蛋白通路上的贡献获得了基础医学研究奖,Douglas R. Lowy博士与John T. Schiller博士则由于在HPV(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上的贡献获得了临床医学研究奖。

        本次HPV疫苗开发者的获奖引起了许多关注。拉斯克奖评委会提到,这两名来自NIH的科学家带来的技术进步使HPV疫苗的开发成为可能,它也能预防宫颈癌和其他肿瘤。他们用大胆而经过精心设计的方法,跨越了无数难以逾越的障碍,解决了公共卫生的重大问题。他们设计的安全有效的疫苗蓝图,让宫颈癌与其他HPV引起的恶性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下降。

        致癌的微生物

        每年,有超过50万例新发宫颈癌病例,并有25万名妇女死于这项恶性疾病。在1980年,Harald zur Hausen博士(他也是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把宫颈癌和特定种类的HPV感染联系到了一起。其中,HPV16和HPV18导致了70%的病例,剩下的30%则由约10种HPV病毒导致。这些病毒也是外阴癌、阴道癌、阴茎癌、肛门癌、以及咽喉癌等癌症的病因。

        这些病毒通过性行为传播,但感染通常会自愈。然而在有些情况下,高风险的HPV会影响致癌基因,导致宿主细胞不受控的增殖。让正常细胞变成癌细胞的过程通常需要15年的时间,甚至更久。1990年代,科学家们意识到疫苗能够抑制危险HPV病毒的持续感染,有望为公共卫生带来重大福音。

        精心打造的疫苗策略

        历史上,减活的病毒疫苗让许多恶性疾病都消失了。但HPV疫苗的开发则不是那么回事——即便经过减活处理,在人体内释放能致癌的HPV病毒,依然过于危险。为了激起保护性的免疫反应,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希望能只使用HPV16非致癌的部分来设计疫苗,而病毒表面的L1与L2蛋白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关注。人们希望它们会像其他病毒的衣壳蛋白一样,决定HPV病毒的形状——在试管中,衣壳蛋白能自我组装成完整病毒的模样。如果L1与L2蛋白也能自我组装,那么形成的“类病毒颗粒”(virus-like particles)就有望模拟HPV的结构,诱发保护性的抗体反应。更棒的是,这些类病毒颗粒中没有病毒的基因组,所以不会有致癌的风险。

        1991年,Ian Frazer博士宣布,他能够用L1和L2蛋白造出HPV16病毒的颗粒结构,电子显微镜却表明,这些颗粒结构比其他乳头瘤病毒要小。Frazer博士认为这个结构没有得到完全的组装,但可以成为一款新疫苗的根基。这一想法虽然有突破性,但当时没有测试这个想法的手段——没有任何系统能评估HPV的感染,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能抑制HPV病毒的抗体存在。

        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想出了一个精妙的主意——他们想先创造出一款针对牛乳头瘤病毒(BPV)的疫苗,再将它的关键设计应用于HPV疫苗。先前,Lowy博士开发出了一种能在实验室的细胞中定量分析BPV感染的方法,这能派上用场。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是这场冒险的成功关键。

        1991年,两人与博士后Reinhard Kirnbauer开始尝试制造BPV的类病毒颗粒。他们发现,BPV的L1蛋白能组装成BPV病毒的模样,尺寸和外表看起来和真的病毒差不多。然后,Kirnbauer博士将表达BPV类病毒颗粒的细胞磨碎,注射入了兔子体内。按照设想,兔子的血清里应该能出现免疫反应,产生能抑制BPV的抗体。随后,研究人员又将兔子的血清提取出来,应用到实验室的细胞上。如果真的有抑制BPV的抗体形成,这些细胞应该能免受BPV的感染。

        Kirnbauer博士取得了令人振奋的结果。他们将血清稀释了几千、几万、几十万倍后,细胞依旧能受到血清的保护。这一保护功能直到被稀释了100万倍后才消失。这表明血清有着极强的抗BPV功效。一开始,Kirnbauer博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他连续重复了3次实验,才说服自己这个数据真实有效。

        这项令人兴奋的发现在1992年得到发表。人们终于认识到,仅仅依靠L1蛋白形成的类病毒颗粒,就可以激起强大的免疫反应。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也乐观的相信,他们终于找到了针对HPV的最佳方法。利用类似的技术,他们能很快开发出HPV疫苗,造福人类。

        但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进行得那么顺利。

        决定性的时刻

        人类的HPV16病毒与BPV有着很大不同,它的L1蛋白组装性能很差。研究人员挠破了脑袋,也不知道为什么。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在此时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zur Hausen博士找到的HPV病毒来自癌症患者的样本,这些细胞可能已经诱发了不少遗传变异,导致HPV16的L1蛋白组装性受到了影响。尽管这一猜测毫无根据,但他们还是决定测试一下这个想法。

        这一想法收获了奇效。从良性样本中获取的HPV16病毒,其L1蛋白果然能够有效地进行组装。通过比较癌症样本与良性样本中L1蛋白的异同,研究人员果然发现,有一个对组装起着关键作用的氨基酸发生了变异。能够大胆猜中这一点,这是何等的幸运!

        1996年中,包括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在内,多个研究组成功制造出了针对兔子、牛、狗的类病毒颗粒的抗体。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更是发明了一种方法,用来评估HPV16的类病毒颗粒是否能引起抗病毒抗体的生成。在实验室的细胞内,他们成功证实了这一点。通往HPV疫苗的大门,只剩下了最后一道阻碍——人类试验。

        梦幻般的疫苗

        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其他科学家们一道,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在36名健康成人中进行了该疫苗的首个人体试验。2001年,他们宣布,疫苗安全有效,并激起了免疫反应。第二年,默沙东(MSD)的研究人员也宣布了其针对L1蛋白类病毒颗粒疫苗的有效性——在将近800名接受疫苗的女性中,没有一人出现HPV16感染。而在人数接近的对照组中,有41人出现感染。

        然而,在实验组和对照组中,研究人员都发现,她们出现其他HPV病毒感染的几率大致相等。这也表明了开发针对其他HPV病毒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2年后,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一支团队发布了类似的研究。这一次,他们使用的是HPV16与HPV18的L1蛋白类病毒颗粒的混合疫苗。这款双价疫苗能持久有效地预防这两种HPV病毒的感染。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默沙东的Gardasil疫苗与葛兰素史克的Cervarix疫苗都得到了美国FDA的批准上市,预防女性的宫颈癌和其他癌症。目前,第二代的Gardasil也已经上市,能针对多达9种高风险的HPV病毒。

        造福人类的事业

        2015年,全球4700万名女性完整接受了3次HPV疫苗的注射疗程,另有1200万名女性接受了1-2次HPV疫苗的注射。在一些强力推行疫苗项目的国家中,这些疫苗的益处已经非常明显。在澳大利亚,年轻女性的尖锐湿疣和致癌性宫颈异常病例数正直线下降。

        通过创造性的思维和问题解决能力,Lowy博士和Schiller博士设计出了一种重要策略,为医药公司开发HPV疫苗铺平了道路。HPV病毒这种能威胁到人类生命的病毒,终于在科学面前俯首称臣。随着临床与公共卫生层面上不断彰显的益处,这两名科学家的创新贡献将在全球造福更多人类。今年拉斯克临床医学奖,也是对他们贡献的最佳认可。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