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医学

进指南一年后,阿司匹林抗癌效果如何?

作者: HelixLife 来源:解螺旋 日期:2017-07-03
导读

          去年 6 月 11 日,Ann Intern Med 上发表了阿司匹林作为心血管疾病和结直肠癌(CRC)一级预防用药的指南,一年过去了,服用阿司匹林来治疗结直肠癌的效果如何呢? 6 月 15 日发表在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的一项研究给出了相关结果。

关键字:  阿司匹林 | 抗癌 

        去年 6 月 11 日,Ann Intern Med 上发表了阿司匹林作为心血管疾病和结直肠癌(CRC)一级预防用药的指南,一年过去了,服用阿司匹林来治疗结直肠癌的效果如何呢? 6 月 15 日发表在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的一项研究给出了相关结果。

 

        这项题为“Timing of Aspirin and Other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Use Among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 in Relation to Tumor Markers and Survival”的研究表明,CRC 确诊后服用阿司匹林和其他非甾体抗炎药(NSAIDs)的临床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肿瘤亚型。

        在长期生存的 CRC 患者中,野生型 KRAS肿瘤患者对于阿司匹林的效果最好,能显着改善患者的整体生存期(OS),幸好,该亚型是结直肠癌最常见的亚型。

        该研究将阿司匹林与 CRC 的亚型结合起来观察效果,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作者发现在野生型 KRAS 的肿瘤患者(约占 CRC 的 70%)中服用阿司匹林后的生存率得到了改善,死亡率降低了 40%,不过这个药物在突变型 KRAS 患者中并没有发现对生存有所改善。

        除了临床上的意义外,这项研究结果还支持了 KRAS 突变可能会激活通路导致 NSAIDs 不能抑制促增殖 / 抗细胞凋亡作用的假说。

        为了这项研究,他们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癌症登记处找到了从 1997 年到 2008 年诊断出有侵入性 CRC 的 2419 名年龄在 18 至 74 岁的患者。随访中位数为 10.8 年,其中 381 例死亡(100 例死于 CRC)。

        阿司匹林对于 CRC 患者的效果与多因素相关

        总体而言,与 CRC 确诊后不服药的患者相比,仅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有着更长的 OS(HR,0.75; 95% CI,0.59-0.95)和 CRC 特异性生存(HR 0.44;95% CI 0.25-0.71)转归更好。治疗时机也很重要,对于那些(术后)已开始服用阿司匹林的受试者治疗效果尤为显着,OS(HR, 0.64;95% CI 0.47-0.86)和 CRC- 特异性生存(HR 0.40;95% CI 0.20-0.80)都有所提升。

        最重要的一点是 CRC 的亚型,对于不同的 KRAS 突变状态,阿司匹林治疗后有着明显差异(P=0.01),在野生型 KRAS 肿瘤患者中,服用阿司匹林后,OS 改善明显(HR,0.60;95% CI,0.46 - 0.80),但在突变型 KRAS肿瘤患者中就没效果(HR,1.24;95% CI,0.78 - 1.96)。

        阿司匹林作为一级 CRC 预防药有争议

        本文作者 Polly A. Newcomb 博士对之前的指南评论说,虽然观察性研究和 RCT 研究都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了阿司匹林是 CRC 有效的预防用药,但由于潜在的风险,我们并不支持将阿司匹林作为 CRC 的一级预防用药。

        我们的研究支持将阿司匹林作为 CRC 的二级预防药物,特别是在具有野生型 KRAS肿瘤的亚组中。将来的研究中,我们需要确定阿司匹林使用的最佳时机,剂量和持续时间,并找出阿司匹林益处超过其风险的 CRC 亚组。

        一些相关研究

        荷兰莱顿大学医学中心的 Gerrit Jan Liefers 博士和 Martine Frouws 博士对这项研究很感兴趣,并对自己做的研究也很有帮助,Liefers 博士 2012 年在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上发表了一篇回顾性队列研究,结果认为,在老年 CRC 病人确诊后使用阿司匹林与更长的生存期相关。

        在 2015 年欧洲癌症大会上,Frouws 博士报告说,对 1400 名胃肠癌患者的处方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这些患者中,每日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的患者中几乎翻了一番。他们中的一半患者有结肠癌。

        针对亚型问题,Liefers 博士和 Frouws 博士都觉得,目前很难在回顾性研究中找出阿司匹林对哪些 CRC 亚型影响最大。他们今年发表在 PLoS One 上的一项研究最后也没法证实阿司匹林会对 KRAS 或 BRAF 突变的 CRC 患者 OS 产生影响。

        这种矛盾在过去 10 年的研究中比比皆是,无法找出决定性的证据。他们认为要解决矛盾需要做到两点:

        (1)需要大样本的全球研究队列;

        (2)需要随机分组并设置安慰剂对照。

        目前,Liefers 博士和 Frouws 博士正在荷兰进行一项大规模的 RCT 试验,该研究对荷兰 1588 例服用阿司匹林的结肠癌患者生存率进行分析,未来还要在比利时做进一步的研究。最终,这项 RCT 会与全球其他 RCT(英国,印度,新加坡,瑞典,瑞士)进行密切合作,以便将来汇集这些试验数据,将来可以进一步研究阿司匹林对癌症生存的影响的相关分子机制。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