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尿外科

少精症睾丸精子ICSI治疗:我们应该走多远?

作者:佚名 来源:医脉通 日期:2017-01-08
导读

          ICSI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即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也就是第二代“试管婴儿”,该技术借助显微操作系统将单一精子注射入卵子内使其受精。1992年之后的几项研究表明,ICSI能够使严重受损精子患者实现临床妊娠和活产。然而,最近的研究结果却显示ICSI并不能有效治疗某些类型的精子缺陷。

        ICSI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即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也就是第二代“试管婴儿”,该技术借助显微操作系统将单一精子注射入卵子内使其受精。1992年之后的几项研究表明,ICSI能够使严重受损精子患者实现临床妊娠和活产。然而,最近的研究结果却显示ICSI并不能有效治疗某些类型的精子缺陷。

ICSI早期研究:鼓舞所有男性不育症患者

        1992年,Palermo等人首次介绍了ICSI技术,并表示ICSI可以绕过受精的自然过程,成功使用严重受损的精子实现临床妊娠和活产,随后ICSI成为管理男性不育症的主要技术。1995年,Mansour等人发现<95%或>95%的畸形精子症在受精或妊娠率方面无显著统计学差异。同年,Nagy等人分析966个ICSI治疗周期后发现,少精症,无精子症,畸形精子症或严重少精无精症(OAT)对受精或妊娠率均无影响;同时也发现ICSI阴性时,注射的精子为死精,Nijs等人(1996年)、Vandervorst等人(1997年)也分别证实了这一发现。综上所述,早期研究结果表明,ICSI可以成功克服精子损伤,甚至是最严重的精子损伤特性,但是绝对不育的精子除外。

ICSI近期研究:严重少精症患者的不良结局

        近期研究结果使得人们开始怀疑“ICSI是否具备克服显著精子异常的能力”。2006年Mitchell等人对21例超微结构鞭毛异常引发的无精子症患者进行了检查,结果显示,与高精子活力夫妻相比,精子活力<5%的夫妻临床妊娠率显著较低(22% vs 84%,精子活力<5%和>5%的夫妻P=0.04)。无精症患者的受精率和植入率也较低,但是其差异并不具备统计学意义。

        尽管早期研究结果显示畸形精子症对ICSI结果几乎无影响,但是这些研究并未考虑注射入卵母细胞的精子形态。2003年,De Vos等人发现,与精子形态异常患者相比,精子形态正常的患者ICSI治疗后临床妊娠率、植入率和活产率较高。然而,2015年van den Hoven等研究人员却发现正常精子形态对ICSI结果影响有限。

        ICSI克服少精症的能力也备受质疑。2000年,Strassburger等人回顾性研究了1076个未经筛选的ICSI治疗周期,并根据精子计数、受精率、临床妊娠率和流产率对其进行分层。对比精子浓度为1×105个精子/ml和1×107个精子/ml的夫妻发现,隐匿精子症伴侣具有显著较低的受精率和临床妊娠率。这一结果与早期研究结果之间的差异可能在于:与Palermo和Nagy研究中的少精症组相比,Strassburger研究中的隐匿精子症组患者的精子计数显著较低。Strassburger等人的研究中,通过较低的精子计数可能难以鉴别用于注射的,形态正常的精子。此外,1991年,De Braekeleer和Dao表示,隐匿性精子症患者可能携带导致ICSI不良结局的异常染色体。

        精液参数异常的低生育力患者,其与受损的精子特性相关的潜在基因成分可能对ICSI产生不利影响。2008年,Collins等人系统评估和分析2162个治疗周期(评估精子DNA完整性对辅助生殖治疗技术的影响)发现,精子DNA损伤对妊娠率产生不良影响,诊断风险比为1.44(95%CI 1.03,2.03),IVF疗效并不如ICSI。同年,Zini等人通过观察1549个IVF/ICSI周期发现,精子DNA损伤也预示IVF/ICSI后妊娠流失。2014年,Zhao等人对3106对夫妻系统评估和荟萃分析发现,严重精子DNA损伤与高流产率相关。2016年,Oleszczuk等人发现精子DNA损伤与流产风险增加有关。

严重少精或精子DNA损伤患者睾丸精子ICSI(TSR-ICSI)治疗

        虽然现有数据表明,在筛选的非无精症不孕男性组中进行TSR-ICSI治疗可能获益,但是,我们必须了解与TSR技术相关的潜在风险因素,如睾丸精子提取(TESE)或睾丸精子抽吸(TESA)。

        睾丸精子抽吸虽然看似是一项良性手术,但是它与睾丸出血相关联。常规TESE并发症不同于超声检测到的瞬时炎性改变或血肿。80%的患者术后并发症可长达6个月。其他并发症包括性腺机能减退,睾丸萎缩以及慢性睾丸变化。显微切割TESE并发症较少,但是术后患者可能会出现炎症、内分泌改变、纤维化病变和睾丸萎缩症状(长达12个月)。

        睾丸精子的使用通常与注射的每个卵母细胞的受精率低于附睾或射出精子ICSI治疗相关。对于卵巢储备有限或几乎没有获得卵母细胞的夫妻,受精率较低可能会减少胚胎转移的机率。少精症,尤其是严重少精症患者,其精子非整倍体和异常精子DNA甲基化比率较高。此外,精子非整倍体率与不良生殖结局相关(复发性妊娠流失,非整倍体胚胎)。因此,OAT(尤其是严重OAT)夫妻使用睾丸精子可能会增加胚胎遗传风险。

        鉴于异常精子DNA完整性对IVF结果的影响,研究人员表示,目前尚无对这种病症(精子DNA损伤)引起的不育症的具体治疗。后期可能需要进行大量的试验以研究如何更好的解决与TSR-ICSI相关的后代遗传和潜在的表观遗传风险。

        医脉通编译自:Human Reproduction, Use of testicular sperm for ICSI in oligozoospermic couples: how far should we go. No.1, 2017.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中国医学论坛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